小林(化名)第一次參加高考是為了能夠上大學,改變自己的人生;而要參加今年高考,他的目的只有一個——獲得上萬元的報酬來貼補他現在的學校生活——他現在已是北京一所大學大一的學生。
  小林原本想找一個兼職工作,但在中間人的慫恿下,他成為了高考替考隊伍中的候補隊員。他參加了三次考前測驗,但恐懼讓小林最終放棄了替考,“就當這是我人生犯下的一個錯誤。”
  槍手自述
  找到“兼職”:
  替一高三學生高考
  去年年底,有同學聯繫小林,告訴他有一個收入可觀的“兼職”。幾番接觸下來,小林才知道他將替一名高三的文科學生參加高考。通過這個同學,一名所謂的聯絡人與小林取得了聯繫。
  “我又糾結又害怕。”小林找到記者時,正值3月。此時他被通知,3月28日將前往外省某縣參與一次考前測試。小林稱,聯絡人透露該縣緊鄰內蒙古和河北。在取得替考資格前,聯絡人要對小林進行多次測試,只有測試達標,才能最終參加高考。
  “定金一般是1萬元,等到高考成績出來以後,一本5萬元,二本3萬元,都是明碼標價的。”小林承認,在過去一段時間,他對這筆錢動了心。
  考前測試:
  4名大學生趕來參加
  “我們是3月28日晚上從北京坐車去測試的。”小林第一次測試被安排在3月29日。
  3月29日6時左右,小林到達該縣所屬的地級市。在這裡,小林又與其他3名從外地趕來替考的人會合。在聊天中,小林得知,包括自己在內,4人均是在校大學生,在“聯絡人”的安排下,乘坐不同列車來參加測試。
  3個多小時後,一名自稱是“陳老師”的中年男子出現,他稱前來接小林一行前往該市東北部某縣參加測試。小林說,“陳老師”其實就是之前的那位聯絡人。
  “陳老師”開車載著小林幾人,一個多小時後,他們來到了一所中學門外,校外的牌匾上寫著“某某縣第五中學”。
  在隨後的交流中,小林能得到發問的機會不多。小林說他見縫插針地打聽得知,“陳老師”是這所中學的數學老師,另一名“李老師”是該校的政治老師。
  替考中介:
  高考時進考場就行
  “首次測驗的科目是數學、英語和綜合,當天考完就出了成績。”小林回憶。
  3月29日當晚,測試結束。測試成績顯示,小林的首次測驗不錯,但另兩名同學的成績不太好。“有一名過了二本,陳老師還鼓勵說爭取一鼓作氣考個一本。”
  小林說,有學生問到安全問題,而陳老師告訴他們不用擔心,一切都安排好,到高考時,直接進考場考就行。
  中介透露:有個家長是高招辦的
  在前後時間跨度近兩個月的3次測試中,小林幾人並沒有接觸過替考學生,也未能見到全部家長。事後小林得知,在測試期間,不時出現的陌生人中就有被替考高三學生的家長。
  “我沒有見過我替考的孩子的家長。”小林說,但是他拍下了那名3次都出現在測試現場的男子,並和他進行了交談。
  “我們每次去都能見到的那個叫武××的人,他總是來看我們的測試情況。”在第二次測試時,小林向武姓男子表示自己擔心安全。武姓男子表示,他是代替替考的孩子的家長過來的,並非考生的家長。隨後,小林留下了該男子的手機號碼。
  小林後來從其他學生那兒打聽到,其他的同學都見過了替考孩子的家長,只是他和另一名同學替考的孩子家長從未露面。
  小林在第三次測驗時將自己與武××的見面錄像。第三次的地點在該縣內一家酒店。小林的錄像顯示,在入住的房間內,小林提出想見家長,而武××則笑稱,“還不到時候,到時候肯定讓你見”,武姓男子告訴小林,“現在主要是你的能力,你的能力不夠,見誰也沒用。”
  小林曾經向那位叫武××的人提出過自己的擔心,但是武××稱一切都沒有問題,他們需要的就是好好考試,一切都不用擔心。
  “至於說危險性,危險繫數可以跟你們說是零。”錄像中,武姓男子表示,小林等人替考完全沒有危險。
  “肯定是零,你們有危險我們就有危險,所以我們在保證你們安全的情況下,我們才是安全的。所以你們不用擔心這個,你們要擔心這個,其他的都亂套了,這個事情是我們考慮的。上考場以後坐下來,做題,這是你們要考慮的。”這位武姓男子說。
  錄像中,武姓男子稱小林一行高考前一兩天到縣裡就能夠見到考生家長,到時候家長會跟他們交代一些細節性的問題。
  每次測試結束,那名“陳老師”會單獨與小林等人聊天。在一次對話中,小林再度問及安全問題。
  “如果不行的話,提前就通知你了,如果有事情的話就不讓你們去了。”在小林提供給記者的錄音中,“陳老師”試圖打消小林的疑慮,並說這些“都是內部的事情”。
  錄音顯示,在涉及安全問題的時候,“陳老師”的聲音明顯變小,“有個家長是教育局高招辦的,一切都安排好了,所以不會出現任何問題。”
  (原標題:高考過一本 可獲5萬元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kj33kjye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